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快乐印度:4788铁算盘一句解特一年366天每天都在过节
发布时间:2020-01-1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无论从哪个维度看,印度都是一个结构庞杂、历史繁复的国家。与中国一样,它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、幅员辽阔的土地和丰富多样的民族及文化。

  但与中国举国欢庆“大年三十”的传统不同,印度各邦的传统新年在时间和名称上都不一样,甚至“新年”的定义也因不同的历法和信仰而各具特色。

  “一年365天,印度人有366天是在过节”——这说法名不虚传。在纷繁复杂、面貌各异的节庆背后,是不同信仰、不同文化背景的普通人,对美好生活真实而鲜活的渴望。

  这个简单的问题却很难回答。印度各地区、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年历,也就有了各自不同日期的新年。

  1952年,印度独立后的第五年,印度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专家委员会,来审查所有现行历法,并让委员会提出全国统一的“印度历”历法草案。经过漫长的研究,委员会最终在1957年决定,以名为室利伐诃那塞迦历(Shalivahana Shaka calendar)的“塞迦历”,作为全国通用历法。

  “塞迦历”是在古代“塞种纪元”历法基础上改良而成的,以公元78年为元年。作为太阳历,“塞迦历”每年天数和公历一致,但月份设置以黄道十二宫为准,一年设六个季节,即春季、夏季、季风季、秋季、冬季、露季。根据这一全国通用的历法,印度的正月初一要比公历元旦晚80多天,印历新年的第一天为公历的3月22日。

  这个历法,一肖中特,相传最早由室利伐诃那国王创立,而在笈多王朝(约320年-约540年)时期塞种人被同化后,被弃用。作为公元前就入侵印度的原西域游牧民族,塞种人消灭了几个印度-希腊人王朝,在北印度建立了长达百多年的统治,势力远及孟买所在的今马哈拉施特拉邦西部地区。

  如今,印度的北方邦、比哈尔邦、克什米尔地区、泰米尔纳德邦、马哈拉施特拉邦等古代曾使用“塞种纪元”的地区,都在每年公历的3月22日前后庆祝传统新年。

  印度北部比哈尔邦的新年欢庆活动,从3月20日左右就开始了,一般持续3~10天,可以理解为我国的大年三十、大年初一。“洒红节”(也叫胡里节、色彩节)是诸多庆典中最为隆重、热闹的一个。它源于印度著名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,在比哈尔邦春暖花开、生机盎然的3月,洒红节庆祝冬去春来,也象征正义与温暖终将战胜邪恶与冷酷。

  洒红节前夜,人们便载歌载舞地将草和纸扎成的Holika——暴君、邪恶、妖孽的象征,用火烧掉。节日当天早晨,人们将彩粉和彩色水球扔到彼此身上,把颜料涂抹在对方的额头以示祝福,并高喊:“Happy Holi!”

  有人甚至携带水枪上阵,好不热闹。同时,庆典处处有乐队助兴,参与的人们在此刻不分种姓阶级、贫富贵贱,也不计较是否相识,大家全情投入,用色彩给予彼此最真挚的祝福。北部沉浸在一片色彩缤纷的梦幻海洋,人、街道、河水、建筑都浸染着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期盼。

  在同样遵行“塞迦历”的克什米尔地区与泰米尔纳德邦,人们更愿意将生机盎然的3月,视为印度教爱神卡玛的神迹与功劳,因此这些地方举行的新年庆祝活动,大多与歌颂爱神卡玛有关。

  在克什米尔地区,印度历新年到来之前,城市居民早早就用鲜花将市容装饰一新;新年伊始,男女老少身着节日盛装走上街头游行;到了傍晚,则聚在湖边或草地上,于令人沉醉的春风中跳起传统的民间舞蹈,沟通感情、给予祝福。

  在印度东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,每家每户都要做一种叫“卡卡拉伊旁迦尔”的传统甜食,寓意着新的一年将如同这甜食般令人愉快而甜蜜。

  被统一的“塞迦历”,显然只能代表部分地区。在印度,还有诸多邦在使用印度历的同时,遵循自身的传统历法,庆祝独属于本地区的传统新年。

  旁遮普邦遵循的历法,是神权政体建立的纪念日,因为该邦是锡克族人的聚居地。锡克人以善战、骁勇著称,而17世纪末兴起的一个好战神权政体卡尔沙,便是由锡克教宗师在公历4月中旬创建的。

  好战、慕强的锡克人,乐于视新年为“勇敢”的开始。旁遮普邦节日气氛隆重,人们穿戴一新,在大街小巷纵情高歌;伴随着鼓点,众人跳起颇具特色的民间舞蹈“旁迦拉”,祈祷新的一年勇往直前、万事顺遂愉快。

  在公历4月的望日(月亮圆的那一天),印度的喀拉拉邦和安得拉邦,会在这天庆祝新年。

  在喀拉拉邦,人们信奉“新年第一眼”对崭新一年运势重要的象征作用。所以早在新年开始前,各家各户便在自家一间专门屋子内最显眼的位置,摆放好象征吉祥、美好的物品。新年第一天,大家要做的第一事,就是进到这个房间,凝视美好事物——它们是新一年一切幸福的缩影。

  而在安得拉邦,新年意味着“刷新自己”。与其他地方的新年沐浴不同,安得拉邦似乎“刷新”得更为彻底。新年第一天的早晨,人们要进行“油浴”,用植物油涂抹全身,再用清水冲洗干净,象征吉祥如意、未来充满希望。

  到了公历的5月上旬,印度的西孟加拉邦和阿萨姆邦,开始庆祝属于自己的传统新年。

  在西孟加拉邦——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的家乡,人们对新年的庆祝主要分为敬神活动和诵诗会两部分。敬神活动与其他地区的传统宗教祭祀相差无几,诵诗会中的诗歌则全部选自泰戈尔的诗集。两项活动,一为敬神,一为敬人,给这里的新年庆祝平添了一份雅意。

  在阿萨姆邦,人们在新年崇敬另一种鲜活、踏实的“神灵”——牛。以敬牛的方式迎接新一年的到来,是阿萨姆邦的特有传统。在新年期间,人们为牛盛装打扮,又喂食意寓富饶生活的油炸食品,希望这与农耕生产关系最为直接的“神灵”,能保佑新的一年粮食丰收、吉祥如意。

  古吉拉特人会举行为期一周的庆祝活动。其中,金融界和商业界的新年庆祝气氛最为热烈。趁着新一年的到来,他们要举办一系列讴歌财富女神拉克希米、智慧女神萨尔斯沃蒂的活动,以求财富与智慧降临在生意场中。

  有趣的是,全印度的商人,无论自己身处的地区何时过传统新年,他们亦大多认为庆贺财富女神与智慧女神的日子,才是属于他们的新年。

  在印度,还有一些节日在历法上虽然不能算作新年伊始,却举足轻重地行使着“除旧迎新”“驱邪除恶”的使命。虽然它们并不跨越时间的节点,却拥有同样隆重的“过年”氛围,又常常与宗教、神灵息息相关。

  印度全国性的宗教节日“排灯节”便是其中之一。这个落在每年公历10月或11月的节日,覆盖了印度全国大部分信仰印度教、佛教的人口,规模盛大、声名远播,还会被游客误认为印度统一的新年。

  对于排灯节的庆祝,也没有特别统一的仪式,人们用各自的方式表达对神灵的尊重和除旧迎新的向往。穿新衣、使用新账本、到圣河中沐浴……重头戏则是家家户户点亮蜡烛和油灯、燃放烟花,黑夜亮如白昼。

  同样拥有盛大节庆的还有印度西南部的喀拉拉邦,这里是印度基督教徒最多的地方。这个特点决定了较之印度其他邦,喀拉拉邦对圣诞节的庆祝更为隆重。因此,虽然并非印度传统节日,但因为信仰的缘故,在公历12月末前后,喀拉拉邦会和诸多信仰基督教的国家一样,充斥着圣诞节的氛围,像是一块“看起来不那么印度”的土地。

  而喀拉拉邦真正的传统节日,是极负盛名的“欧南节”。喀拉拉邦的节日日期,是根据马拉雅拉姆语日历确定的。欧南节约在每年公历的8月到9月间,在喀拉拉邦绿意盎然的草原上进行庆祝。

  作为喀拉拉邦最大、最重要的节日,欧南节是为了纪念喀拉拉传统神话中,统治者玛哈巴立国王执政的黄金年龄。欧南节的诸多庆祝仪式,都是为了迎接玛哈巴立国王的灵魂归来,并祈求他保佑子民幸福快乐。

  欧南节膜拜的是本土神话中神思清明、代表福祉的统治者。基于这样的期待,欧南节中最引人注目的重头戏,便是威风凛凛的Pulikali—一种被称为“虎舞”的传统民间艺术。

  “虎舞”最初是为了颂赞勇敢战斗、驱除邪恶的精神,在今天已经演化为欧南节不可或缺的重要庆祝活动。在节日的第四天,数百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被涂上了生机勃勃的虎纹,胸腹画成巨大而凶猛的老虎脸;随着传统打击乐的节奏,他们表演野蛮的舞蹈,将节日的气氛推向高潮。

  印度各地的传统新年、节庆,时间、名称与庆祝内容均大不相同。有的遵循相对统一的印度历,以独特的方式跨越新年时间线;有的依从传统历法,推崇本土神灵或名人的护佑;在时间线之外,宗教传说、政权更迭带来的节点,亦成为庆祝的源头。

  依据花样百出,但都饱含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最真诚的祈盼。复杂多样的印度年节,除了富有历史积淀、欢腾热闹,也在传递着美好的愿景:每一个平安顺遂的俗常日子,都值得庆祝。